琼华家的祁语

崽崽真好看啊。。。可是我画不出来,太渣了

~(´ー`~) 渣画技像素风

画不出小红的那种感觉

如果嗜碱性球第一集就出现了

中二语气真的好难模仿啊_(:з」∠)_

写的脑壳痛

=======

血管内皮细胞破了

    “大步流星的漫游者受到了威胁,来自异界的混沌恶魔摧毁了世界的宁静,瘴气萦绕其间。诸多守卫者的力量保障了乐园的片刻安宁,但不详预兆的阴霾仍然无法消散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我们被黑暗摧毁,还是后者归于虚无呢?”

    嗜酸性球皱起了眉头,说道:“这是还有肺炎链球菌在体内逃窜的意思吗?”

    3803有些发懵地看着白血球们的谈话。

    3803:这就是来自不同类型细胞之间的代沟么,好神奇(新人的发问)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它往哪里跑了么?”1146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邪恶隐藏在暗处,为了最终目的不择手段。但它眼中露出的狡黠之光,无法掩盖它的来由——囤积着珍宝的树根。”

    1146:我究竟是为什么要问他啊……


3803被杀手T吓到

    “黑暗笼罩在旅人心中,冰冷的恶之灵唱响这悲伤的旋律,郁郁寡欢的情绪久久不散。”

     嗜碱性球说完停了一下,看了一眼3803又继续说道:“恐惧被自己人再次引起,也真是讽刺啊……”

    3803被1146安慰后,听到嗜碱性球的话,松了口气。向嗜碱性球道了个谢,继续和1146向肺部前进。

    “对愚者来说天真豁达反而是一种好事吧,旅途仍在继续,邪恶不详的东西也越来越近,伙伴的力量会是命运道路上最好的剑。”

     3803虽然没有太听懂,但大概是好话吧。她一边和1146往前走,一边回应着身后还留在原地的嗜碱性球。

    3803:真是个好人呢(虽然有些奇怪)

    1146:(满脸黑线)快走快走……


喷嚏一号发射

     肺炎链球菌被喷嚏带走,1146和3803坐在椅子上喝着茶休整。

    “邪恶的生灵终归回归了那混沌的国度,和平之邸又恢复了往日的景象。胜利闪烁的光辉透过散去的阴云,照射进我们的内心。”

    “哎?!嗜碱性球先生什么时候来的?”3803被身后突然传出的声音下了一跳,回过神又把嗜碱性球的话在心中念了一遍,还是没太明白。想了想也只用“事情终于解决了真是太好了呢”来回应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意志会指引我们奔赴战场,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根除所有的不详之物。就算是用身体竖起围墙,用鲜血淹没邪恶,也要告诉那些不速之客,染指乐园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嗜酸性球停下了擦拭鱼叉的手,一言不发的看着他,但眼中的热诚愈发坚定。

    1146也站起来看着他,说道:“是啊,这就是我们的职责所在。”

    这次1146听懂了他的话。


兴致勃勃地拼了一只蔡师兄,完事后发现拼的好丑啊QAQ没有蔡师兄的万分之一可爱

【元旦双北群贺文】非洲旅行

撒天才x何香水
Ooc
请各位大大都不要谦虚了,垫底属于我。
以及,取名废的我真的想不出题目了啊喂(╥╯﹏╰╥)ง
提供者: @Warm先
验收者: @斯温和班尼

——————

撒天才用尽了毕生口才,终于将何“CEO”从他的办公室里拖了出来。
拜托!那些无聊的报告有什么好看?有他好看么?
这个月自己的香水宝宝尽忙工作了,不仅每天晚上的共进晚餐取消了,连一周一次的约会都没了。
撒天才咬牙切齿地翻着微信,朋友圈里兄弟们一个个秀恩爱秀得自己越发生气。
于是撒天才果断地买了前往非洲的机票,把人拖回了家,并把使自己天天独守空房(雾)的罪魁祸首——何香水的电脑扔在了办公室里。
“哎呀天才,最近公司里实在是很忙....”看着气鼓鼓的撒天才,何香水自觉的闭上了嘴,陪着撒天才一起坐在床上收拾行李。
“.......”
“.......”
“.......”
“那我带个手机总可以吧。”何香水又憋不住了。
见撒天才瞪着自己,便赶紧又加了一句,“....拍照用!”
撒天才翻了个白眼,背过身去不理他。
对自己爱人这幅样子,何香水也很无奈。
“唉....”何香水叹了口气,放下手中叠到一半衣服,用他那双蓝眼睛看着撒天才。
“天才,过来。”
撒天才仍在气头上呢,看了他一眼,没有动弹。
“天才~”
撒天才往旁边移了移。
“我最爱的天~才!”何香水拿开撒天才手中的东西,坐到了他怀里,用头蹭了蹭他脸。
“不要生气了好不好。”
“我没有生气。”
“啾!”
“你...”撒天才被何香水的举动吓了一跳,本来装作生气的样子,但嘴角还是忍不住上扬。
何香水又往撒天才嘴上亲了一下,眨巴眨巴眼睛,用甜腻腻的语气问到:“不生气?”
猝不及防被撩到的撒天才捂着脸说:“好...”
撒天才抱紧自家爱人,将头埋在他的脖颈之间,吸着爱人身上郁金花的清香不可自拔。
之后何香水变本加厉地要求回去工作,撒天才十分感动,然后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。


他们的整个旅行都是有专人陪同保护的,也有当地英文好资历高的导游带着。
导游的功力很高,这片草原上的所以生物他都认识,连哪只母狮子有几只孩子都一清二楚。
撒天才作为一名研究人员,渐渐地和导游聊开了,问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。
可撒天才的研究劲上来了,谁也拦不住。不像是来旅游的,到像是来做科研的。时不时还转过头来翻译给何香水听。
“我说天才,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个混血呀?”
他这幅样子,倒是让何香水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他也是这样。
两个人疯狂地互怼,跟三岁小孩子似的,你不让我我不让你。
旁人半点插不进去,都只能看着他俩吵。他们俩也跟看不见别人似的,吵的不可开交。
据目击证人鸥某说:“我仿佛看见了猫狗大战,一只炸毛猫,一只二货狗。两只互咬,你拍我一下,我揪你一下。”可以说是十分形象了。

晚上他们住在一所民宿里,小情侣嘛,自然是同一间房了。
“宝宝?”
“嗯?怎么了?”何香水靠在床边玩着手机应着声。
“今天看到的动物里,你最喜欢什么呀?”撒天才洗漱完,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。
“嗯...猎豹吧,勇猛凶悍,跑得也很快,毛色也很好看。”
“嗷!我是一只猎豹!”撒天才将手比作爪子,把何香水扑倒床上,惹得人笑个不停。
何香水也十分顺从地倒了下去,还搂住了恋人的脖子。
“So?猎豹先生,你要吃我么?”
“是的,从上面开始。”
撒天才亲了亲何香水的眼睛,很浓的黑眼圈,就快比得上何漫画那样了。何香水的皮肤又白,凸显的那对黑眼圈更深了。
又向下与爱人交换了一个吻,何香水的唇色本来并不算浅,这几周的劳累使得血色变少。撒天才越想越心疼,本来充满气势地动作也渐渐变得轻柔了。
“唔..怎么不亲了?”本来打算闭着眼享受的何香水感觉不到爱人的动作,睁开眼疑惑地问到。
“没什么,早点睡吧,明天还要出去玩呢。”撒天才又亲了一下,“晚安。”
给自己和爱人都盖好被子,关了灯,把人搂在怀里。
“好吧,晚安。”

半夜,撒天才起来喝水,习惯性的转头看看身边的人,却发现那人直勾勾地看着自己。
“宝宝,你...没睡?”
“啊,嗯...睡不着。”
撒天才不满地皱了皱眉头,“叫你总不是不好好休息吧,生活规律都乱了套了!”
“...天才,你忙研究的时候怎么没这么说呢?”
“咳咳,嗯,那、那是另一码事。总之,你带什么安眠的东西了没有?”
“有...但是我怕喷太浓你不喜欢。”虽然撒天才因为自家爱人,有时也爱喷点香水什么的,但味道总是很淡。
何香水第一次知道的时候还开玩笑说,撒天才爱这热烈的红色,却不爱这浓烈的香气,倒也是个趣事。
“助眠的需要喷这么浓么?”
“本来不用的,但用久了,量少对我不起作用了。”撒天才看着何香水委屈的小表情,想责怪的话也说不出了。
两个人四目相对,气氛沉默了很久。
撒天才叹了一口气,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
“啾!”何香水又向爱人讨了个吻,带着些讨好的意味。
撒天才的心也软下来了,顺从了爱人的意思。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来帮你助眠吧。”撒天才起身将爱人压在床上。
“那就请猎豹先生轻一点咯?”
然后他们在非洲大草原来了个生命大融合,两人身子紧贴,唇齿相碰,无声的述说着这一个月来的思念。面对着面,将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现给对方。
月光透过窗纱照了进来,床头的小台灯微微地发着光。一时间,暖色与冷色交融,伴随着喘息声,夜越来越深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题外话:
我的限定句就很明显了o(´Å`)o心情复杂
【然后他们在非洲大草原来了个生命大融合】
其实刚开始拿到句子我是想写猎豹撒x薮猫何的,不过估计没人吃。
肝力不足,感觉自己这篇写的超烂的,各位看官见谅(*T▽T*)

救赎

杰克·撒x卡尔·何的限定首尾写文
有ooc
小学生文笔(〃ノωノ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神父,请听我告解。”
“主啊,我的罪业深重,罪无可恕。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,但我并不请求您的怜悯,我只希望能站在他身旁....”
“为什么爱一个人会这样的痛苦,心如刀割。”

第一次见到他是在贵族们的猎场里,本来只是城外的一片树林,被宣告为贵族的地盘。
我就住在和那片树林有着一河之隔的另一片森林里。
我是一名画家,可光靠画无法支撑生活,除此之外我还依靠打猎为生。
我因猛兽误入猎场,正抱怨着自己的倒霉就看见了他。
褐色的头发在太阳底下闪着金光,那一瞬间,我怀疑自己看见了神子。
我很快就反应过来,躲进了树丛之中,但我的眼睛仍旧放不开他。
黑色的骑马服在他身上非常服帖,特别是腰间的布料,紧紧地环着他,将他的身材衬托地异常的美好。我不禁咽了一口唾沫。
他以非常标准的姿势骑在马上,把他的腰线展示的一览无遗。少年美好的身体让人渴望又不敢触碰,仿佛是一块美丽的宝石。他太耀眼了...
他边骑着马,边和身边的同伴聊着些什么。他看起来很高兴,笑起来真好看。他充满朝气的样子连花儿也自愧不如。
直到他离开我的视线我才起身离开。我很想跟上去,但又恐他身边的侍从将我从草丛里揪出来,让他看见我狼狈不堪的样子。
回去之后,我画了很多画,想着他的样子,却没有一幅像他。我想他、想他,到无可救药,只有他,是我的救赎。
没有任何线条能勾勒出他的模样,没有任何色彩能闭上他的光芒。
我每一天都蹲守在猎场,等待他的到来。我把猎场的每一块都用自己的脚掌测量,我把猎场的每一角都用自己的眼睛观察,我把猎场的每一部分都用自己的脑子记住。
哪里的视线最好,哪里不会被发现,我一清二楚,只等待他的到来。
每一次在他的身后远远的看着,我渴望他的视线与我交融,哪怕是一次简单的略过。
跟踪的次数越多,我越渴望,内心越发痛苦。
但我知道,像我这样的下等人,又怎能接触到像他那样神圣的人呢?
后来,我知道了他的名字——卡尔·何,钢铁大亨。
我试过去何家应聘仆人,为的只是能够经常见他。可何家家大业大,又怎么会缺一个小小的仆人呢?
有一天,我发觉他已经一个月没有来猎场了。我便到城镇上去打听,得到的是他订婚了的消息。
这对于我来说,无疑是晴天霹雳,但又是意料之中。我注定没办法触碰他,他也一定会于一位美丽大方的贵族小姐成婚。
这时我拿到了一张泰坦尼克号的船票,我决定离开这里。

但当我走上泰坦尼克号的甲板,我又看见了他——我的救赎。
他的光芒使我悲哀,恨我无法触碰他。我本想逃走,乘着泰坦尼克号离开。没想到啊,命运还是让我遇到了他。
命运也十分会捉弄人,他深爱着他的未婚妻露丝·鸥,而阴差阳错地她也爱上了我。
一个只会画画与打猎的穷小子。
露丝与我说,她并不喜欢这样的婚姻,与一个只知道金钱利益,而不懂得爱的人在一起,简直是要了她的命。
我只是摇摇头,没说话。
露丝这样娇生惯养、全家宠爱的大小姐又怎会明白,真正爱一个人是怎样的感觉。她接受过所有的爱,我对于她来讲只不过是一阵新鲜劲罢了。
卡尔把所有好的东西都捧到她的面前,但她只会认为卡尔不懂得浪漫。她也不会明白,爱一个人是怎样的痛苦。

我实在是太想见卡尔了,于是我偷了甲板上的一件高档外套,混进了上层社会的宴席。
我伪装在餐桌旁,偷偷地看着他。他还是那样的迷人,微微上翘的嘴角透出有些戏谑的笑容,却不会让人觉得冒犯。恰到好处的礼仪与温柔让人如沐春风。
但他身旁的人并不是那样认为的。露丝·鸥,卡尔在把她向自己的社交圈介绍。该死的,我多么希望站在卡尔身旁的是我!
露丝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眼睛到处乱看。她看到我了,离开卡尔的身旁向我走来。她的举动让卡尔的视线也转了过来。
我和卡尔的眼神终于有了交集,但我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困惑与不满。大概是不明白自己的未婚妻为什么会爱上我吧。
我只与露丝简单的说了几句,正准备离开,就看见卡尔端着两杯酒走了过来。
啊...近距离看,他更好看了。以前离得远没有注意到,他的眼睛也是那么地清澈,如同大海,明明不是酒,却偏偏让人沉醉其中。丝毫不像某些被金钱腐蚀了的所谓的贵族。
不,我怎么能把他和那些人做比较呢。
“这位...先生,我是卡尔·何。”他强势地宣告着自己的主权,“身为我未婚妻的丈夫,我希望你离我未婚妻远一点。”
“卡尔!”露丝不满地叫到。
是了,我这样的低等人又怎么能得到他一个上流人士的青睐呢?他爱的是也只会是露丝那样和他同等地位的小姐。
“这杯酒是送给您的,低等船舱可享受不到这样好的美酒。喝完这杯,就赶快回到您该去的地方吧。”
他将酒杯递给我,我自嘲地笑了笑,接过后一饮而尽,转身离开这里。
我怕,我怕我再呆下去会忍不住亲上去!狠狠地咬着他的唇,大声地告诉他我爱的到底是谁。
我听到后面露丝想追上来的声音,但她还是被卡尔拉走了。

因报复,我被卡尔让手下拷在了床上。说实在的,这种行为实在是有点小家子气。他将手下遣走,单独与我说话。
“杰克·撒。”就算站在低等船舱里,卡尔仍旧保持着他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看见我沉默,又继续说了下去。
“为了露丝,你还是呆在这里比较好。”
“一日三餐我会让人给你送来的,保证不会亏待了你。你可以好好享受这段美好的时光。”他的语气中带着不屑,又有点不满。
“……不会亏待了我?”
“是,除了露丝,其他条件我都能答应你,只要你乖乖的呆在这,不许再见她。”他对露丝的爱让我嫉妒,想想又鄙视这样的自己。
看着卡尔自信满满的样子,我笑了。
“全部?”
“是...等等,你,你在干什么!”
我轻松地撬开了手铐,乘着他惊讶的时候把他抱上床,反拷在上面。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已经把他的扣子都解开了。
“下等人总有些下等人的手段。”
“你!”卡尔愤怒地瞪着我。
“嘘...卡尔先生,低等船舱的隔音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啊。如果你不像被人看见你现在这幅样子的话,就请闭嘴。”
“我爱的是你,我爱你,卡尔...”
“我的卡尔。”
我还是对他下手了,我已经病入膏肓了,就算这药带着毒,我也心甘情愿地吃下去。
看着从他徒劳的挣扎,到无力的呻吟。他的眼睛变得无神,纯洁的身子沾染上罪恶。我扣住他的身子,一点点地将他吃进肚子。
看着他染上情欲的发红的眼角,听着他因自尊隐忍的声音,在他的脖子上留下自己的痕迹。
神啊,原谅一个爱到无法自拔,又求而不得的人吧。我已经无法控制我自己了,即使让他恨我我也想要得到他。
像我这样的下等人又怎能渴望他的爱呢?
所以...和我一起坠入泥潭吧,我的神子。只有能够拥有你....

想要...更多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题外话:
其实一开始看到题目我是想写神父·撒x吸血鬼·何的(*ノωノ)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打开码字软件就写偏了哎嘿嘿
文笔超差,见谅。

当情侣中的一方感冒了
有ooc(つд⊂)

#何中医的老妈子属性and何小哥的护短力#
#美男宝宝不管在哪里都是团宠#
#论撒精英为何要作死#
#行动力max的撒岛民#
#以及我排完何氏家谱发现撒侦探不够用了怎么办呀"(º Д º*)#

关于几个套路的小脑洞,ooc严重(つд⊂)